海林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至尊透视眼 904第484章 师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8:41 编辑:笔名

至尊透视眼 904第484章 师徒

自从呼延长生出现后,苏哲这几天尽量让苏羽澄她们少出去,除上班外,下班也要找人保护。

吴用找了几个他信得过的特种兵过来,然而不知道除呼延长生外,另外一拨人到底是谁。不想让夏珂她们有任何惊慌,吴用带来的人让他们暗中保护。

苏哲对自己的能力信得过,生活节奏与之前无异。倒是呼延长生就那天出现过后,连续几天没见到人影。苏哲每次出门都要留意一边周边的情况,生怕那家伙在暗中使诈。

他是可以徒手接住子弹,如果是几把狙击从不同的位置发射过来,慢视眼恐怕都反应不了那么快。

唯一能够在同一时间避过所有子弹扫身的办法就是让霸气控制子弹,在子弹到达面前时,以气震慑,让它们失去脉冲,最终停下来。

只是要达到这种程度,苏哲认为距离这个实力还要差很多。

想到那天呼延长生提过霸者之气的高锋境这话,苏哲有许多不是很了解,必须要去请教他师父一趟。

去到曾国安家里,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。

到了师父这种境界,对于外表装簧早就不当一回事。

“师父,您老人家可真难见一面。如果我没记错,距离上一次徒弟见你还是半年前。您老人家过云游野鹤生活,至少让我有机会联系上才行,不然回头我出事,连报丧的机会都没。”

苏哲一边沏茶一边说道

。跟着青岚这么久,她的沏茶功夫没学本,不过已经学到三分像,也敢在曾国安面前卖弄下了。

曾国安端起茶杯闻了一下才浅啜一口说道:“半年不见,沏茶的功夫大有进涨,看来你跟你家那位偷了不少师。”

苏哲开玩笑道:“师父,您人没联系到,反而徒儿的私生活你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,看样子一切还在您的掌握之中,飞不出你的五指山。”

“得了,不要嘴贫。”曾国安将茶杯放到茶几上道,“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,本来你就是不来,过两天我也准备去昆城找你。既然你来了,省得我麻烦。”

苏哲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问道:“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有两件事的,第一件事就是想问下你的霸者之气达到哪个地步了。上次你在南宿将白老头的孙子打得变成猪头,这可不是什么小事。”

苏哲心里一惊:“师父,您连这事都知道了?”

“这有什么大惊小怪。我前几天才跟白老头坐在一起喝茶,倒是那老头向来护短,说是聚旧,其实是上来举师问罪。如果你不是我的徒弟,恐怕你这段子都不得安宁。”

苏哲满嘴咂咂,白中庸的事过了快一个月,双方没有任何接触,还以为事情早就结束了。没想到白遮天居然亲自找上门举师问罪,这可不是件好事。

“不过你毋须担心,那老头自己孙子不争气,我徒弟出息,这有什么好问罪的。”曾国安一脸轻松,“下次见到白老头那目无尊长的孙子,继续像上次一样揍他。天大的事,为师替你扛着。”

苏哲悄悄抹了把汗,师父这话说得轻巧,要知道打人的是他,白遮天真动怒要求交待,拉出去受皮肉之骨的还是自己。别看师父是一代气功大师,活到这个岁数,有时候思想跟小孩子一样。

表面上师父是淡薄名利,但在老友面前,就有点争强好胜。这种护犊子的心情苏哲能够明白,谁都不会想见到自己家的比别人家的差。

苏哲试探道:“师父,难道白中庸那小子曾经不把你放在眼里,对你做出不礼貌的行为?”

“你小子不用想从为师口中探什么口风,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。”

曾国安停顿一会继续说,“白老头那孙子武学天赋还是挺不错的,当年白老头因为知道自己对孙子会比较溺爱,在教导方面不一定能够做到最后。于是就拜托我去指点下那小子。倒是没想到那小子挺骄傲的,直接就拒绝。”

苏哲再次惊讶,师父的实力,恐怕在当今国内,超过他的都没几个,白中庸那家伙居然这么不识货。

转而想到白遮天那老头,白中庸拒绝师父也是情有可原。家里有一个实力比师父更高的人物在,哪需要请外人。

只是白中庸不会明白,一家之长只会相当于闭门造车,不如集多家之长,这样才能够去糙取精,让自己的能力发挥得更好。

“其实白老头那孙子如果不是碍于他的面我是不会答应指点的,毕竟白老头也是个人物,如果他自己教的话,比我要好一点。毕竟两家的东西,虽说能够借鉴,但有时候太过复杂也不好。相反,慕容家那女娃当年我确实动了收徒的念头。唉――”

说到这,曾国安轻叹一声,“可惜那娃对武学没多大兴趣,如果她肯拜在门下,估计就没你这小子什么事了。”

苏哲疑惑问道:“师父,慕容云紫的天赋难道比白中庸还要高?”

“人中之凤。”

从师父嘴里得到这样的评价,任何评价都已经可以不用了。只是苏哲还是不太相信,慕容云紫怎么看都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,只是生在慕容家那种地方,有些气质与普通女孩不同罢了。

与她接触的几次里,苏哲知道她有点实力,但是霸者之气几乎感觉不到,难道她还能够将实力隐藏?

“慕容家那女娃一心系在白家那小子身上,武学方面举趣乏乏。半年前曾见过她一面,当时她的霸者之气快到中锋境,现在应该冲破这一层了吧――徒儿,不如你牺牲一下,把慕家家那女娃追到手。为师确实是喜欢她,没能收到为徒,至少让徒弟去泡到手,也算弥补一个遗憾。”

苏哲盯着曾国安几秒,说道:“师父,您是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

“那您真的是在开玩笑了。”

家里已经有好几个了,他可没那种心思再去招惹一个。家里那几个醋瓶子,随便一个打翻,到时产生的是连锁效应,到时直接就能够把他给淹死了。

“算了,姻缘这种事是上天注定的。再说慕容家那女娃只对白小子情有独钟,你也没那小子长得帅,让你去做这种事,恐怕也是丢为师的脸。”

苏哲真想一口血喷出去死掉好了,这哪里像是师父说的话。这老头半年不见,渐渐褪去那份庄严,变得越来越老顽童了。或许一个人变得越随性,他的修为也会变得越来高。

想起当日带刀九王爷在离开昆城前对他说的四个字:

“率性而为。”

直到现在苏哲都没想明白这四个字的真正意义。今日与师父聊天,听他说的话,好像弄明白一点,又好像跟之前一样,仍然处于一头雾水。

苏哲暂时也不费那么多脑细胞去想,想到曾国安说到两件事,旋即问道:“师父,还有一件事是什么?”

“第二件事是你要注意的。”

曾国安站起来,附着手往门口出去。苏哲立刻跟上去,不知师父要做什么。

走到院子处,曾国安突然对苏哲出手。

强大的气息中同破竹之势冲过来,苏哲连忙退后几步,身上的霸者之气爆发,一拳挥过去,将快到面前的攻击给化解。

曾国安眼里露出一丝惊讶,看了下周边的情况,右手一动,吸附一根木棍到手中,同时手指轻动往苏哲面前飞过去。

苏哲知道师父想试他实力,没敢怠慢,控制着身体上的霸者之气,将旁边一块木板控制过来,挡下木棍。

苏哲正等着师父下一招进攻,不过这时看见他收回气,没有再出手。

“本来还担心你的,不过你既然难免控制物品了,那我的担心就多余了。”

苏哲问道:“师父,难道我近来有危险?”

曾国安轻应一声:“你近来弄的动静有点大。前不久周家的事情,虽然只是他们两兄弟的事情,倒是你掺合在里面,有人让我提醒你尽量低调一点。还有南宿的事,你将杨培厚父子直接就弄进去,恐怕赵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你这完全是在打他们的脸,他们自然会讨回来的。”

顿了下,曾国安接着说,“不过有些事你控制不了,反正按你的方法去做。只要你不做犯法的事情,为师还能够说上两句话。如果你做了伤天害理之事,别怪我大义灭亲。”

苏哲咧开嘴笑道:“师父,这个您就放心。我是你徒弟,我的为人您不早就给查得一清二楚。要是我做坏事了,岂不是会让人说您当初的目光太差了。为了给您争口气,我还是站在正义那边的。”

曾国安盯着苏哲几秒,脸上的颜舒展开:“真拿你小子没办法。别的没见你学到,拍马屁的功夫倒是越来越厉害了。”

苏哲干笑两声,想到刚才控制外物的情况,虽然他能够隔空取物,但是有很多事情他还是不太明白。
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好挂号吗
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个位置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挂号电话
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那个地段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