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林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方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52:07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方青

娇吟响彻,在幽林山谷之中回荡不决。

伴随娇吟,落入众人眼眶的是,在神域之祭圣光之外,空间片片的扭曲,在那里好像上上万把幻剑交错,一道荡人心弦的倩影悠然走出,而后玉脚轻轻的踏空而立。

那倩影,娇小可人,一头银发齐腰

,在无风中独自飘荡,玉面上蒙着灰色面纱,使其看不清其下的娇容,不过光是那婀娜的身姿,就可想象定是人世间罕见的佳丽。

只是在她的美眸之中,弥漫着仿佛看透红尘琐事的淡漠,那不是几十年几百年就能拥有的沧桑。

她就安静的站在云中,看起來十分的单薄和娇弱,周身也并沒有多么狂烈的灵力流动,始终都显得很是柔和,但却仿佛连空气在此时都凝固了,令得全场人都是大气不敢喘上一下。

砰。

那逼向秦石的光束,在那倩影出现的同时,莫名其妙的就原地炸裂,灵力被击溃成散沙一样,连元皓都是踉跄的腾腾腾退后百米,一口嫣红的血迹就喷洒出來,被震成内伤。

整个幽林在顿然间鸦雀无声,连石峰在此之前都不敢造次。

“是她。”

绕是以影舞的心性,看见那倩影都是暗自惊赞。

“影舞长老,她是谁,”

影舞倒吸口冷气,死一样的沉寂半响,才微微凝神静气的轻吟:“她的來头可不小,是剑宗宗主:方青。”

“谁,”猛的众人僵硬一下,一个一个露出惊骇目光:“这女子,竟然是剑宗的宗主,”

任谁能想到,剑宗的宗主,会现身在此处,那可是放眼人界之中,都要被名列在八大巨头的存在。

以其实力,莫说是在人界,就是放眼整片大陆,那也算得上是顶尖强者,只是这种人往往神龙见首不见尾,多是常年处于闭关之中,连在场的这些各域顶尖,也都是有很多只是听过其威名,却始终未能见到过本尊。

“恭迎宗主。”

剑擎以及诸多剑宗长老、弟子皆是俯首称臣,方青的出现让他们都松了口气,声音很是浩荡。

方青淡淡一笑,冲着众人轻点螓首,旋即她的目光转动,回首凝聚在秦石的颈处,玉手轻轻的拖动微风,那璀璨的剑型项链缓缓升空,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一样。

“剑宗之灵,真是久别了啊。”

秦石愣了下,但也沒有挣扎,主要是他也清楚,对于方青这种存在,他的任何挣扎都是无用功,倒不如表现的听话一点。

剑行项链就这样幽幽的落入方青手中,顿时间她那美眸都涣散了,失声的轻喃:“三千年了”

“师父,这一切,就是你的指示吗,”方青美眸闭合,仿佛回忆起什么痛楚之事,无人发现在她的眼角处,有一抹银色晶莹的泪痕划过。

旋即,她调整好情绪,才缓缓的睁开眸子,就那样遗世**,玉手一挥,剑宗之灵再次落回到秦石怀中。

这一幕,秦石自己都不禁怔了下,他本以为方青是要收回剑宗之灵的,沒想到还会将其还给他。

“你就是那个秦石,”较有情趣的望向秦石,方青淡淡的道。

面对方青,秦石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,特别是听闻之前的议论声,有两个字眼分外的吸引他,那就是界境。

“界境这就是所谓的超域境么,”

秦石在心中独自喃喃声,他倒是头次见过,不过光是从这技压群雄的现场來看,这超域境的实力,果真是骇人听闻。

他恭敬的点点头:“弟子秦石,见过宗主。”

“呵呵,倒是个聪慧的小家伙。”方青满意的点动螓首,旋即仿佛周围无人存在一般,轻轻的道:“既然已经拜如我剑宗门下,那就和我回去吧。”

闻言,秦石愣了下,倒是并未急于答应,而是回身将目光冲沁雪心望去,如果要是选择跟方青离开,那定要又和沁雪心再次离别,然而下次见面也是遥遥无期,一想到这让他心底的不舍升华而起。

沁雪心正处于千米外的岩石上,周围仍是有雪花飘动,眼看着间隔数年的久后重逢又将离散,她的美眸之中尽显不舍,只是她也明白,跟随方青回去,才是对秦石最大的保障,能从方青手中杀人的,放眼大陆都沒几个人有这本事。

所以所有的不舍,最终都化为袒护,她只是轻轻的张合樱唇,冲着秦石留下句只有两人能够看懂的哑语。

“我等你,要來找我。”

瞬间,秦石的心弦都被拨动了,他是多想挣脱所有枷锁,上前将那娇小的女子拥在怀中,然后就这样永不分离了。

只是他知道,他还不能这么做,所以用力的点下头。

“等我。”

“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见两人已经彼此留下交代,方青轻轻一笑,冲剑擎几人示意,剑宗所有弟子都集结了,准备要回往剑宗的路上。

“你也跟上來吧,在外面躲了三十几年,也是时候回到宗中接受责罚了。”方青余光扫过皓月之时,突然道。

皓月一愣,跟着露出狂喜之色,尽管方青口中说的是责罚,但他知道方青能让他回宗,那已经说明是原谅他了,感激的抱拳道:“多谢宗主。”

方青无谓的点点头,这才悠然的转过身去。

“方青宗主,你这样做,未免也太不将我乱域放在眼里了吧,”而眼看着秦石要被方青带走,石峰再也按耐不住了,他纵然起身的喝声。

方青蹙了蹙眉,笑道:“确实是沒有放在眼里,怎么,你们还不肯收手,是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吗,”

“他杀了我乱域千名弟子,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來给我乱域个交代。”

“交代,”方青冷笑一声:“想要交代的话,光凭你们几人,恐怕还沒那个资格,让妖暝亲自來找我吧,我在剑宗里面等着他。”

“你。”石峰瞪了瞪眼。

“大哥,我们怎么办,”元皓扶着胸口痛苦的道,从此不难看出來刚才方青对他造成的伤势有多严重。

石峰嘴角都抽搐了几下,和方青相比起來,他们实在是太弱小了,就犹如蝼蚁一般,界境和域境的差距之大,绝非常人能够想象到的。

只是,千名弟子是小,如何和那个地方交代才是大,一时间无可奈何之下,石峰只好硬着头皮咬了咬牙:“方青宗主,你若是如此,就怪不得我们了。”

“就凭你们,”方青冷笑,美眸中不曾有半点严肃。

剑擎眯起眼,眼神中却充满怒意。

“宗主,让我來会会他们。”

然而不给剑擎机会,方青伸出手去:“不必了,和他们耽误时间,着实是沒有必要,让我來就好了。”

“您來,”

剑擎十分震惊的咂了咂舌,要知道就算是在剑宗近千年,他都未曾见过方青出手,今日方青竟然选择主动出击,一想到这,他目光望向秦石,再度的感觉到几分异样。

“小子,不错么,竟能让宗主主动为你出手。”羽月也是看透这一切,从秦石旁边不禁调侃笑道:“看样子,宗主是要将你当做闭关弟子來对待,说不定就是以后的剑宗宗主了,不如咱们现在就达成个协议吧,如何,”

“协议,”秦石古怪的望向羽月。

羽月耸耸肩:“是啊,你看啊,一年前,你利用我帮你逃脱乱域的追杀,要不是我命大从那邢墨鸢手中逃出,差一点就让你把我给坑害进入了,这事关到性命的可不是小事吧,但你瞧,我也沒跟你计较,之前还出手保护你,你是不是应该对我感恩戴德啊,”

“我也不要你什么回报,只要以后你在剑宗高升之后,别忘了我就行,要记得给我个官当一当,当然了,前提是有实权的啊,沒事能够受些贿赂之类的,别像现在这样一样,给我个什么执法长老的职务,根本就是个摆设啊,油水少的实在厉害,连一年的酒水钱都赚不回來,偶尔还要跑出去自己做些任何,才能勉强的维持生计。”

“。”秦石听着羽月的抱怨,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,一股子莫名其妙上当受骗的感觉。

方青漠然的点点头,跟着她玉手就微妙的扬起了,那看似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,突然间便刺射出百丈剑芒。

剑芒逼近,石峰三人脸色猛的惊变。

“方青,你真的敢。你这是真的要引起两域纷争吗,”

剑擎也是微微紧张起來,若只是寻常的乱域长老,或许方青杀了也就杀了,但石峰三人的身份毕竟不凡,如果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被击杀,恐怕剑宗和乱域之间的裂痕,就是真的无法弥补了。

“宗主这一次,是真的动杀机了,这小子究竟是何方妖孽,竟然能让宗主如此的袒护他,”越來越多的剑宗弟子,对秦石都抛來羡慕之色。

面对石峰,方青冷漠的道:“你不是喜欢持强凌弱么,那我就让你亲身感受一下。”

言罢,方青的玉手就落下了,也是在瞬间剑芒抵达到石峰胸前,在场上千万名八域众人都是屏住呼吸,以方青的修为,若是这一击击中石峰,那石峰必死无疑。

“嗡。”

而在惊动之间,天地突生异象,石峰前方的空间突然裂开,旋即从中探出一只巨手,仅仅是用力一握,那剑芒竟被生生抓在手中,砰的一声,碎成粉末。

...
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好挂号吗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住院费用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挂号电话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治疗费用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